裁判文书公开是依据国家有关法律及最高人民法院等有关规定,相关事宜请与各审判法院联系。
河南省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5)鹤刑终字第87号
原公诉机关浚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刘某甲,男,1994年10月5日出生。因涉嫌寻衅滋事犯罪,2014年7月10日被郑州铁路公安处乘警支队抓获,临时羁押于郑州铁路公安处看守所;2014年7月14日被浚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4年8月20日经浚县人民检察院批准,次日被浚县公安局逮捕。现羁押于浚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高某甲(又名高松),男,1991年5月15日出生。因涉嫌寻衅滋事犯罪,2014年9月17日被浚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4年9月30日被浚县公安局取保候审;2014年10月13日经浚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同日被浚县公安局取保候审;2015年4月30日经浚县人民法院决定,同日被浚县公安局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郭某某,男,1992年5月7日出生。因涉嫌寻衅滋事犯罪,2014年9月17日被浚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4年9月30日被浚县公安局取保候审;2014年10月13日经浚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同日被浚县公安局取保候审;2015年4月30日经浚县人民法院决定,同日被浚县公安局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王某甲,男,1993年10月16日出生。因涉嫌寻衅滋事犯罪,2014年8月17日被浚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4年9月2日被浚县公安局取保候审;2014年10月13日经浚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同日被浚县公安局取保候审;2015年4月30日经浚县人民法院决定,同日被浚县公安局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刘某乙,男,1991年3月27日出生。因涉嫌寻衅滋事犯罪,2014年9月17日被浚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4年9月30日被浚县公安局取保候审;2014年10月13日经浚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同日被浚县公安局取保候审;2015年4月30日经浚县人民法院决定,同日被浚县公安局取保候审。
浚县人民法院审理浚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刘某甲、高某甲、郭某某、王某甲、刘某乙犯寻衅滋事罪一案,于2015年7月28日作出(2015)浚刑初字第93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刘某甲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鹤壁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高书森、王洪赏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刘某甲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
2014年1月21日晚,被告人刘某甲、刘某丙(另案处理)在同村村民赵某甲家因赵某甲结婚随礼并吃饭,期间因劝酒琐事与被害人纪某某、张某甲等人发生争执。刘某甲、刘某丙心中不忿,便纠集被告人王某甲、郭某某、刘某乙等人欲殴打纪某某等人,被他人拦阻。刘某甲、刘某丙后在本村遇到被告人高某甲,告诉高某甲与纪某某等人发生争执的经过。之后刘某甲、高某甲等人在赵某甲家附近与纪某某等人发生打架,将纪某某打伤。闻讯赶来的王某甲、郭某某、刘某乙等人将张某甲驾驶的豫FJ0055纳智捷牌汽车砸毁。经鉴定,纪某某面部累计缝合创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二级,被砸汽车损毁部分价值8697元。
案发后,被告人高某甲、王某甲、郭某某、刘某乙的近亲属与被害人纪某某、张某甲就民事部分已经达成和解协议,并已履行。
2014年8月17日,被告人王某甲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
2014年9月16日,被告人高某甲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
2014年9月16日,被告人郭某某、刘某乙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参与共同犯罪的事实。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告人刘某甲的供述与辩解。2013年腊月21日(农历是2014年1月21日)是俺村的赵某甲结婚,赵某甲让我陪他淇县的朋友吃饭。我跟刘某丙一起陪赵某甲淇县的朋友,淇县的人不是有五个就是六个具体的记不清楚了。我和刘某丙就一直劝淇县的人喝酒,淇县的人不喝还急了,其中一个人站起了指着骂我,淇县的人骂我和刘某丙,我们也骂他们,我们双方就相互谩骂起来。我和刘某丙从屋里出来来到赵某甲的家门口,心里都非常气愤。刘某丙就说:“他们走不了了,叫人吧。”我听后明白刘某丙的意思就是叫人来打淇县的人,也没有反对就同意了。刘某丙就拿起电话打电话叫人,我不知道刘某丙给谁打的电话,但是他电话里是这样说的:“过来吧,在赵某甲家出事了,跟淇县的吵起来了,想打架了”。刘某丙打过电话后,我就跟刘某丙在门口等。一会儿王某甲他们几个人过来了,具体来了几个人我没有仔细看。王某甲来后就问我怎么回事,我就告诉王某甲在吃饭期间我和刘某丙劝淇县的人喝酒,淇县的人急了还骂我们他们想找事。说过之后我和刘某丙和王某甲他们几个人就进到赵某甲的家院里想去打淇县的人,我们进到院里以后淇县的人也从屋里出来了。我们双方就从赵某甲家出来了,在赵某甲家门口的大路上我们和淇县的就吵吵了几句,这时赵某甲的五大爷,村里的人都给他叫赵老五就从赵某甲家出来,就说人家的大喜事,不让我们找事,让我们走了。王某甲他们几个走了,淇县的人又回赵某甲家,我和刘某丙也回赵某甲家了。后来我和刘某丙就从赵某甲家出来准备去找我女朋友,当时她也在俺村给她的朋友随礼。在俺村的高松家门口遇见高松,遇见高松时是俺村的郭某某骑摩托车把高松送回家的。在高松家门口就跟高松说了几句话,把我和刘某丙在赵某甲家跟淇县的人吵吵的事告诉高松了,高松就说他还没有给赵某甲随礼了,高松就又让我和刘某丙跟着他再去赵某甲家。高松去赵某甲家随礼时就已经喝过酒了,我看着都有点喝醉了。高松随过礼后我们三个就又去跟淇县人一起喝酒的那屋,进到屋里后不知道谁给了高松一瓶啤酒。这时淇县的人就起来准备走了,高松就也跟着淇县的人出去,我和刘某丙也跟着出去。来到赵某甲的家门口我看见高松当着淇县的人面说:“刚才谁找我兄弟的事了”。高松说话时,他手里还拿着那瓶啤酒。高松说过后就见到淇县的人围着高松,淇县的一个人拽着高松的头发,高松就用手里的啤酒瓶去打淇县的人,但没有打到,淇县的人把高松手里的啤酒瓶给夺过去,然后就照着高松头上打去。我看到发生打架就想跑,但没有跑成,这时淇县的人就过来,一个人抓着我的头发,我就低着头反抗,我一边往后退一边用双手往外推。接着我感觉到有人拿啤酒瓶照我头上夯了两下,还有一下可能是砖夯的,因为砖和啤酒瓶夯的音不同。我的头总共被夯了三下。我当时就被人给打翻了,不知道谁拿啤酒瓶把我给夯翻在地上了,我从地上起来后就往一边走。走几步后,在赵某甲家北边的一个胡同里看见跑出来几个人,那几个人就围着淇县的人其中的一个就打起来,正打时另外的几个淇县的人就开车过来要撞这边打架的几个人。当时我还听见有人喊了,好像是淇县的人开车压到淇县自己的人。淇县的人开车往前走时,后边就有几个人拿东西去砸淇县的车。但我就看见刘某乙了,刘某乙不是拿砖头就是拿个棍砸淇县的车。淇县的人开车还撞了我一下,车的前大灯侧撞到我的左腿处。我被撞翻以后就在地上躺了,再后来我就被送到村里的诊所了。我和刘某丙、高松我们三个跟淇县的打架了,后来又过来几个人,就看清楚刘某丁,王某甲,刘某乙他们三个打淇县的人了,其他是谁我就不知道了。我看见从胡同里一共出来大概有十几个人。只见他们围了一圈,但具体几个参与打架我没有看清楚。我不知道纪某某的伤是谁造成,我没有打纪某某,他的伤也不是我造成的。
(2)被告人高某甲的供述与辩解。2013年腊月二十一那天下午,我去卫贤镇尚村一个同学申明明家给他随礼,他也是结婚。下午六点多我打电话让郭某某去尚村接我回去。后来郭某某骑着他的摩托车把我从尚村接到邢固村。当天我在尚村已经喝有半斤白酒。我在我哥家门口遇到刘某丙和刘某甲,开始郭某某跟刘某丙说了几句话,刘某丙对我说刚才在赵某甲家喝酒的淇县人说话有些牙,刘某甲也过来对我说淇县的找他的事咧。我先去到我家拿钱准备给赵某甲随礼,我从家里拿的是五十元面额的,我到我村一个小卖部换成一百元面额的,买了一瓶红茶。然后刘某丙扶着我去赵某甲家随礼。随礼后,我到赵某甲家东屋去了,我到屋里看见刘某甲和淇县的几个人相互站在屋里吵,看到他们双方都带着气,赵某甲的堂弟赵浩喝醉了在桌子上趴着。我说:“谁在这找事咧,谁找事出去。”这时赵浩的爸赵老五让我和他扶着赵浩送他回家。我和赵老五扶着赵浩走到赵某甲家大门口,赵老五让我回去送淇县的人。这时淇县的五六个人从赵某甲家出来,我跟着淇县的人也往北走。快走到我家的胡同口时,不知道谁从我身后扔过来了一块砖头,我说了句:“谁在俺兄弟这找人家的事咧”。这时我往我身后一扭头看见刘某甲跟淇县的一两个人打起来了,当时我看见刘某甲手里拿了个啤酒瓶,刘某甲朝一个人头上摔,我听到啤酒瓶可能摔烂了。从刘某甲身后过来几个人,不知道谁用个硬东西朝我头顶上砸了一下,我朝那个人身上踢了两脚,这时旁边的人他们随围着我打开了。他们把我打翻在地,当时我头上和眉骨上都流血了。后来我妈从家里出来把我扶到家了,我当天晚上醉的不轻,后来我妈找人把我送到医院检查治疗了。当时跟淇县的人打架时,我知道的人有我、刘某丙、刘某甲我们三个人在场,其他有谁在场我就不知道了。
(3)被告人郭某某的供述。2013年腊月二十二我村的刘建结婚,赵某甲跟刘建同一天结婚。头一天晚上我到刘建家跟他随礼,我正在刘建家跟我村几个人开始当麻将,大概在六七点时我村的高松给我打手机,让我去卫贤镇的尚村去接他。然后我骑着我的摩托车就去尚村接高松,我把高松送到他家,他说去给赵某甲随礼,我就准备回刘建家。去时在赵某甲家南边的大路上遇到刘某丙,刘某丙对我说:“刚才跟淇县的人一块喝酒时,我跟淇县人骂起来了,一会准备打淇县的人咧,一会给你打电话。”我说:“一会儿再说,我在刘建家咧。”我后来在刘建家时,王某甲立在门口对我说:“刘某丙打电话了,他在那边准备给淇县的人打架咧,他让过去咧。”我听过后,我说中。然后我就赶快去赵某甲家了。当时刘某乙、王某甲、刘某丁也过去了。在赵某甲家大门口见到刘某丙,我对刘某丙说:“就这直接进去啊,人家里的人不吵咱啊。”刘某丙说:“不中,把淇县的人叫出来。”我们准备进赵某甲家院里时,赵某甲的五大爷赵老五出来了,他吵我们说:“滚,别给这来,要是恁家办事给恁家找事,恁家的人好受啊。”赵老五一吵我们就回刘建家了。
回到刘建家我正在吃饭,外边有人说(不确定是谁说的)刘某丙跟淇县的人打起来了。我们屋里的人就又跑出去往赵某甲家去。我出去时在刘建家院子里拿了一根三四十公分长的木板凳腿。我从高松家的胡同里跑到赵某甲家,当时在高松家的胡同口的大路西边躺着一个人,高松在离躺在地上的那个人有三四米远的偏东边立着。我看见高松头上流血了。这时北边有辆白色的越野车发动着往南开,当时那辆车离躺在地上的那个人有四五米远,那辆车当时可能两三个人。汽车从南边开了四五十米远后又调头拐回来了,车从躺在地上的那个人身边过去后,又倒回来,车一直在地上的那个人附近。我们当时在高松身旁立着,我用手里的板凳腿朝汽车上扔过去了,然后又拿块砖朝汽车砸过去了。当时还有人拿东西朝汽车上砸,我没看清谁朝汽车上砸了。然后那辆车就开着往北走了,我扶着高松把他送到他家后我就回家了。当时板凳腿扔到汽车的前部分,砖砸到汽车车身的右后部分了。第二次从刘建家到赵某甲家的人我知道的有王某甲。其他有谁我记不清了。
(4)被告人王某甲的供述与辩解。2013年的腊月二十一日晚上,我村的赵某甲结婚的前一天,同一天我村的同学刘建也是结婚请客。我当时正在刘建家布置新房,我村的刘某丙在赵某甲家陪客。我在刘建家吃过饭后在刘建的本家哥刘勇家打麻将。我跟刘勇、刘冰、刘某乙四个在打麻将。大概晚上7点多时刘某丙给我打电话说,他跟淇县的人喝酒时,因为劝酒,淇县的人想找他的事咧,还想拿酒瓶打他咧。他让我叫郭某某、刘某丁过去。我问他为什么不给郭某某、刘某丁打电话,他说他没有他俩个人的电话。我就到刘建家把郭某某、刘某丁两个人从刘建家叫到门口,对他两个说:“刘某丙说那边有人想打他咧,刘某丙让你们两个人过去咧。”他们两个说知道了。我说过后我就骑我的电动车也去赵某甲家了。我去到时,郭某某、刘某丁已经先到了,在赵某甲家大门口南边,郭某某、刘某丁、刘某丙、刘某甲在一块,我当时骑着电车在旁边转,我听郭某某问刘某丙、刘某甲咋回事。刘某丙和刘某甲两个说因为劝酒的事,淇县的人想找他两个人的事咧。这时赵某甲的家的赵老五说:“都滚咧,结个婚都是大喜事,恁找啥事咧?”然后郭某某、刘某丁就回刘建家,我先骑着电车先回到刘建家。
我回到刘建家后,我们在刘建家开始吃饭,正吃饭时刘某丙又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儿,我说在刘建家,他说一会找我。过了有一二十分钟后我接我女朋友的电话,我正说时我看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年青人跑到刘建家,进到屋里喊着说刘某丙跟人家打起来了。当时郭某某、刘某丁、刘某乙、刘冰、刘海鹏、刘建的同学都在场。当时我在门口接电话,那个年青人喊过后屋里随就跑出来不少人朝赵某甲家去。我也跟着过去了,在赵某甲家门口北边的大路上,刘某甲、高松跟一个年青人在打,刘某丙在偏东不远的地方坐着,刘某丙的脸上已经流血了。高松嘴里喊着打他,刘某甲、高松把那个年青人按到地上,用脚朝那个年青人身上踢。这时旁边有个女的可能是赵某甲的妈在旁边拉架,喊着别打了别打了。我把刘某丙扶起来问他咋回事,刘某丙说叫人家用酒瓶夯的了。我问他有事没有,他说没事,他让我先走,说别一会再牵连住我。有一辆白色的越野车发动着了,从北往南开,当时我看刘某丙脸上有血,我对他说让他给他爸打电话。当时车刚起步,速度比较慢,这时我听到有人喊车怼人咧,砸他的车。我当时在车的东边,刘某乙在车的后边,车从我身边过时,当时有人在车的西边砸车,但是我没有看到,我就听到有砸车的声音。刘某乙在车后边撵着车去砸,我不清楚他是用什么东西砸的车,他是用东西朝汽车扔过去的。我这时也从地上拾起个砖头之类的东西朝汽车砸过去了,具体砸到汽车哪儿了我也不知道。我就往东走了,这时我看到郭某某从我身后跑过去了。我后来回到刘建家给刘建压床。
(5)被告人刘某乙的供述。2013年阴历腊月二十一,我村赵某甲结婚前一天晚上,我给赵某甲随过礼后我又去给我村的刘建家随礼,刘建和赵某甲同一天结婚,我跟他俩都是朋友关系。大概在七点多时我在刘建的叔伯哥刘勇家,正跟刘某戊、刘勇和我们村南边一个姓高的小名叫龙的(大名叫不上来)四个人在打麻将,王某甲没有当,他在旁边看。他接个电话,他是在屋外接的,然后王某甲进屋说:“刘某丙和刘某甲他俩个人跟淇县的人想打架咧,叫咱都过去帮忙”,我说:“我不去”,王某甲就从刘勇家走了。过了有五分钟左右,王某甲跟郭某某他俩个人过来找到刘勇家,当时我们四个还在当麻将。王某甲、郭某某让我们别当牌,他俩让我们去赵某甲家,去帮忙刘某丙和刘某甲跟淇县的人打架。我说去就去吧,然后我跟刘某戊我们俩个人跟着王某甲和郭某某去赵某甲家,当时还有刘某丁,他在屋外边,他也跟着去赵某甲家。我们几个人在赵某甲家大门口东北角的大路上见到刘某丙,我们就问刘某丙到底怎么回事。刘某丙说他跟淇县的人在赵某甲家喝酒时吵架了,刘某丙说他想打淇县的人,所以他打电话把我们叫过去,想帮忙打淇县的人。我说赵某甲的五大爷不是吵你让你走咧,划不着跟淇县的人制气。我让刘某丙跟我们去刘建家,但是刘某丙不去,他说他还去赵某甲家。然后我们几个人就又返回刘建家,刘某丙又回赵某甲家。我们回到刘建家正在吃饭时,当时大概有八点半左右了,我听到在刘建家门外边有人说:“那边人打起来了,有人头上都挨窟窿了,让都过去咧”。我们屋里的人一听打起来了,我们就赶快往赵某甲家跑过去。当时屋里吃饭的人我记得有郭某某、刘某丁、刘某戊等人,其他人都不认识。我往赵某甲家跑时看到郭某某手里拿了根三四十公分长的板凳腿,我从郭某某手里要过去了。我到赵某甲家以后我看到有个男孩在地上躺着,他在赵某甲家东北角正对着高松家的胡同的大路上躺着,赵某甲和他妈当时在旁边搂着他。有辆白色的越野车在北边四五米的地方开始往南开,这辆车往南开开了有四五十米远又拐过来了,我当时在赵某甲家东南角路东站着,那辆车从我身边开过去差点撞到我,我顺手从旁边的砖落堆上拿起一块整砖朝汽车的后尾部砸过去了。这时我听到汽车还有被砸的声音,但是我也没看清都有谁砸车了。
(6)同案人刘某丙的供述。2014年阴历腊月的一天,具体几号我记不清了,刘某甲劝淇县的人喝酒,淇县的人不喝,刘某甲和淇县的人因为劝酒发生口角了,淇县的人骂刘某甲,淇县的人跟刘某甲在屋里差一点打起来。当时淇县的人就想走,然后我们被屋里的人劝开了,他们没有走。劝开后过了一会,我和刘某甲从屋里出去了,我和刘某甲心里不服气,当时感觉在自村里还受这气,心里下不这个劲。我对刘某甲说:“要不我打电话把他几个人叫过来吧”。刘某甲说中,他同意了。然后我用手机给王某甲打电话,我知道王某甲他们几个人在刘建家。我对王某甲说:“你叫郭某某他们几个人过来,淇县的人想弄事咧。”王某甲说:“中,我喊他几个人吧”。因为我在刘建家随礼时,知道我们玩的不错的同龄人王某甲、郭某某他们七八个在刘建家。打过电话后没几分钟,王某甲、郭某某、刘某乙、刘某丁、刘海鹏等人过来了。我跟他们平时玩的比较好,见面后我对他们说淇县有几人在这怪牙咧,说话连卷带骂,让他们帮忙打淇县的人一顿。这时赵某甲的五大爷赵老五过来,骂我们说人家结婚,不叫闹事,他让我们都走了。王某甲、郭某某他们就回刘建家了。我和刘某甲在赵某甲家南边路东在那吸烟,在路上遇到高松。我对高松说淇县人怪牙咧,想找兄弟我的事。高松好像说走到那瞧瞧吧。然后我、刘某甲跟高松就回赵某甲家去了。我陪着高松到堂屋上礼后到东屋去了,坐那喝酒,当时刘某甲也在屋里。当时淇县的也在屋里,我们双方谁都没有吭谁。过了一会儿,淇县的五个人要走。淇县的人出了大门后,长龙和高松跟着淇县的人后边出去了,我当时还没有出大门时,我听到外边有人打起来了的声音。我跑出去后看见高松在赵某甲家北边的路上躺着,刘某甲离他有一两米远,刘某甲正跟淇县的人打架。当时好像有几个人围着高松打,有几个人围着刘某甲在一块乱打。我一看刘某甲和高松跟淇县的人打开了,我跑到高松身边,我用胳膊从后边搂住一个人的脖子,旁边有个个子比较高,胖胖的人他又过来拽住我的头发,他把我拖到路东胡同口,他把我按到地上用脚朝我头上踹。淇县的人跟我和刘某甲、高松打有几分钟的时间,从高松家的胡同里跑过来些人,我知道其中有郭某某、刘海鹏、刘某乙、王某甲。当时我正在地上坐着,我看见郭某某、刘海鹏、刘某乙、刘某丁他们围着淇县一个人,那个淇县人当时躺在地上,后来知道是受伤的叫航飞。郭某某他们围着躺在地上的纪某某,用脚朝他身上乱踹。我起来也跑过去了,我朝他身上跺有三四脚。我们正围着打地上的航飞时,这时淇县的人开着一辆白色车朝我们冲过来。我赶忙躲到路东了,郭某某他们也赶忙躲开了。这时我就看见有人开始用砖头等朝汽车上乱砸开了。具体都谁砸车了我也没有看清。那辆车在马路上乱开,专朝有人的方向开,最后那辆车往北开走了。淇县有一个人受伤了,他躺在地上没有走成。我们也马上都散开往一旁走了。我回我家前院了,没有进家门时给郭某某打了个电话,我问他在哪了,有事没有,郭某某他说没事。后来当天晚上打过架后我和刘某甲坐一辆车先到新镇卫生院看伤,新镇卫生院没法拍片,我和刘某甲就到县人民医院去了。
(7)证人刘某丁的证言。2014年1月21日是俺村的刘建结婚,我去随礼了。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有我,刘冰,刘某乙,郭某某,王某甲,刘海鹏。正吃饭时候王某甲说:“在赵某甲家淇县的人想跟刘某丙打架,让去看看了”。我,刘冰,刘某乙,郭某某,王某甲,刘海鹏我们六个人就去赵某甲家,那天赵某甲也结婚。刘某丙给赵某甲随礼了。在赵某甲家门口见到刘某丙,刘某丙说因为跟淇县的人喝酒,劝酒不知道谁骂了一句,双方就吵吵起来了。然后刘某丙就从赵某甲家出来给王某甲打电话,我们就来了。赵某甲的大爷赵某乙就过来说我们,不让我们闹事让我们走了。因为刘某丙没有发生打架,我们就又回刘建家。回到刘建家以后,又有人说赵某甲家打起来了。我们六个人就又去了,来到赵某甲家门口看见高松的母亲正搀着高松,高松不知道被谁打伤了。我见到淇县的一个人还在现场,我就拽着那个淇县人不让走。我在拽的过程中,赵某甲的母亲还不让我拽了,那个淇县人就赶紧上到那辆白色的越野车上。然后就是淇县的人开着一辆白色的越野车给那乱撞,想往南边的方向跑。当时那辆白色的越野车头部朝南,那辆白色越野车跑的时候,我就看见刘海鹏拿了块砖照着那辆白色越野车砸去了,砸到了车中间部位。再接着我就看见王某甲也拿砖砸那辆白色越野车,王某甲砸到那辆车的后尾部位。那辆白色越野车在跑的时候,我看见刘某乙拿了半截板凳腿追着那辆白色越野车,用手里的板凳腿砸那辆白色越野车,刘某乙用板凳腿砸的车的后尾部分。在刘某乙砸车的时候,我也去我拿了一块整砖照那辆白色越野车砸去,但没有砸到车上那辆白色越野车。那辆白色越野车调了个头又往北边跑,再跑的时候还差点撞到王某甲。淇县的车跑了以后,我们就走了。
(8)被害人纪某某的陈述。2014年1月21日下午我和未某某,张某甲,张某乙,还有一个我不认识,我们五个人去新镇邢固村的赵某甲家随礼,因为那天是赵某甲结婚。到了晚上19时左右开席让吃饭时,赵某甲的其他的朋友劝我们喝酒,我们五个人不喝酒。有个叫刘某甲的一直劝酒,我们五个因为有事就没有喝酒。期间我还出去几次,在劝酒期间有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我就不清楚了。刚开始因为劝酒我们要走了,赵某甲的家人没有让我们走,说来随礼了没有吃好怎么能让走了。我们就没有走,就又坐了一会。过了一会儿我们真准备走,未某某,张某甲,张某乙,还有一个我不认识的那个人他们四个人在前面走了,我在后面走了。当我从赵某甲家出来后,有个人从后面拽了我一下。我转过来身看见是刘某甲拽的我,这时刘某甲拿了一个啤酒瓶就照我脸上就打了一下。当时我就翻倒在地上了,刘某甲打我的那个啤酒瓶也当场碎了,我当时感觉脸都烂了。我翻倒地上以后,又感觉又有人拿东西砸我了,但是谁砸的就不清楚了。再往后面的事就不清楚了。
(9)被害人张某甲的陈述。2014年1月21日下午我开车跟纪某某,张某乙,未某某我们到新镇邢固村去给赵某甲随礼。晚上20时许我们跟赵某甲的其他朋友在一起吃饭。一起吃饭的时候大概有十几个人,期间一个姓刘叫什么龙的一直劝我们喝酒。我们几个人不喝酒,那个叫刘什么龙的就说话死难听,我们就从赵某甲家出来了。我们要开车走了,赵某甲的家人出于好意说我们来随礼了,怎么能让受一肚子气走了,让我们再到家坐一会了。我们就回去坐了一会,回去后看见那个叫刘什么龙的已经不在那走了。过了一会儿我们真准备走了,我和张某乙,未某某我们三个走在前面,纪某某在后面了。我们三个来到我车前准备上车时,看见那个叫刘什么龙的跟好几个人朝我们来了。来到我们跟前不让我们上车,把我们三个从车上拽下来。然后那几个人就开始打我们三个,我被谁踢了几脚头还被人打了一啤酒瓶。但具体是谁打的我,我没有看清楚。然后我们三个就赶紧往车上跑,上的车上以后我把门锁住。外面的人拽不开,期间看到纪某某还没有来到车上。在等的时候外面的人就拿砖砸我的车,我副驾驶的玻璃都被砸碎了,砖头都进到车里了。我等不上纪某某了,就开车先走了。后面再发生什么事就不清楚了。我开我家的白色纳智捷越野车,车牌号是豫FJ0055。我感觉是因为那个叫刘什么龙的劝我们喝酒,我们没有喝酒闹的很不愉快,然后他就找人打我们了。
(10)证人刘某戊的证言。2014年腊月21日晚上,俺村刘建结婚,我在刘建家随礼,正玩的时候俺村的王某甲给我们说:“淇县的人在赵某甲家找事了,让我们过去帮忙打架”。我跟郭某某,刘某丁,刘海鹏,王某甲,我们几个就去了,但具体去了几个人就不清楚了。来到赵某甲家胡同口处,看见刘某丙了,刘某丙告诉我们说在赵某甲家因为喝酒,刘某丙跟刘某甲跟淇县的人发生争执了,还说淇县的人想找事了。这时赵某甲的大爷赵老五也来了,说了我们几句不让我们找事。我们就回去了,过了一会儿王某甲又说赵某甲那打起来了,高松好像还挨打了,让我们过去帮助打架了。我跟郭某某,刘某丁,刘海鹏,王某甲我们几个又去了,我走的慢路上又遇见缑俊亚了。我跟缑俊亚还没有走到跟前,郭某某他们就回来了。我就又返回去了,事情就是这样的。
(11)证人张某乙的证言。2014年1月21日下午16时许我和纪某某,张某甲,未某某我们开车去新镇邢固村的赵某甲家随礼,张某甲开的他家的车。在赵某甲家吃饭的时候,我们跟赵某甲的其他朋友在一个桌子上一起吃的饭。在一起吃饭的人将近十几个人,期间赵某甲的一个朋友好像叫刘某甲的一直劝我们喝酒,我们不喝酒他就说难听话。我们四个人就从赵某甲的家出来,我们坐到车上准备回家。但赵某甲的家人出于礼貌,认为我们来随礼了不能受着气回去,就又让我们从车上下来,回屋再坐一会。我们回到屋里,那个刘某甲已经不在了。我们又坐了一会儿,然后就准备回去。我和张某甲,魏营彤我们三个先出来,纪某某自己在后面。我们三个上到车上以后,那个叫刘某甲的就过来了跟他一起来的还有好几个人。他们把我们三个从车上拽下来,然后就开始打我们。我头上,左手不知道被谁用东西打了一下,当时天黑我也没有看清是谁打的我。张某甲,未某某他们俩个怎么被打的我没有看清楚。随我们三个就赶紧又坐上车,把门关住。这时就听见外面有人砸车,我们车的玻璃还被砸碎一块了。我们三个看情况不妙,也无法继续在等纪某某,就赶紧开车先走了,把纪某某丢后面了。后面再发生什么事就不清楚了。
(12)证人未某某(曾用名魏营彤)的证言。2014年1月21日下午我和张某乙,纪某某,张某甲我们去新镇邢固村的赵某甲家随礼了。到晚上20时许左右,我们跟赵某甲的其他朋友在一起吃饭了。吃饭期间一个叫刘某甲的一直劝我们喝酒,我们四个人不喝。刘某甲就说一些死难听的话,我们就准备走。赵某甲的家人就不让我们走,说我们是来随礼的怎么能让受一肚子气走了,让我们回家再坐会儿。我们就回赵某甲家再坐会儿,我们回到屋里那个刘某甲已经走了。过了一会我们真准备走了,我和张某乙,张某甲我们三个走在前面,纪某某在后面。我们快上车时,这时看见那个刘某甲跟好几个人朝着我们走来了。刘某甲跟那几个人就把我们从车上拽下来,然后就动手打我们。我们三个就赶紧往车上跑,进到车里赶紧锁住门,外面的拽不开门,就拿东西砸我们的车。当时我在副驾驶上坐了,副驾驶的玻璃都被砸烂了。砖头都砸到车里了,这时我才知道他们是用砖头砸的车。我们在车上发现纪某某还没有上车了,纪某某在哪也不清楚。外面一直在砸着车,我们等不上了就开车先走了。后面再发生什么事就不知道了。
(13)证人薄某的证言。2014年1月21日下午6点左右我和纪某某、张彪、张某乙、未某某到赵某甲家里,张彪开着车。在赵某甲家里吃饭时,有邢固村的一个叫什么龙的在一个桌上吃饭,他一直劝我们几个人喝酒,我们几个人不喝,就说话死难听,我们听着不顺耳就起身要回去了,赵某甲家的人就劝我们再坐会儿,大概在赵某甲家又坐了半个小时,我们就出去要回家了,我们五个人就从赵某甲家出来去上车要走。我们来时开了一辆白色的越野车,车是张彪开的。赵某甲送的我们,他走到街门口回去拿烟了。我们的车在赵某甲北边有十来米远路东停着。张彪上车去开车,另外不是张某乙就是未某某也上了车。这时过来一个年青人说谁找俺兄弟的事咧?我没听清,我问了一句咋了。他又说了一遍谁找俺兄弟的事咧?我们说没有啊。他这时过来到我跟前,用手朝我脸上扇了一下,一下把我戴的眼镜打到地上了。他一只手拽住我的衣领,一只手朝我身上打,用脚踢我。我也还手朝他身上乱打,用脚踢他,我们两个人都没有拿东西。我们双方打了没几下我挣脱开我就往赵某甲家房后跑了。我跑到赵某甲家屋后胡同里一家屋里,当时屋里有个男的在屋里,大约有三十来岁。人家问我找谁,我说不找谁,他问我外头打架不是,我说是。我在他家屋里呆了几分钟,那个男的出去了一趟,回来对我说没事了。我出去一看,是纪某某在赵某甲家门口的路上躺着,赵某甲在地上扶着他。当时纪某某脸上流着血,脸上有道大口。
(14)证人赵某甲的证言。2014年1月21日是我结婚的前一天,淇县的朋友纪某某,张某乙,张某甲,薄某,未某某他们五个来给我随礼。俺村的刘某丙,刘某甲也来给我随礼。淇县的五个朋友要走了,他们走之前给我要烟吸了。我就进屋去拿烟,我拿烟来到我家大门口处时看见我家北边打起架了。我看见打架后就赶紧往打架现场去,离现场近的时候就看见刘某丙,刘某甲在那打架了,具体怎么打的没有看清楚。当我来到打架跟前时,已经不打了。我看见纪某某在地上躺了,满脸是血。我就赶紧抱着纪某某,这时就有很多人过来看。我在抱着纪某某的时候,看见淇县朋友的车周围围了很多人。淇县朋友的车头朝北,淇县的朋友除纪某某外都在车里坐。淇县朋友开着车往北边要走时,我看见郭某某,刘某丁他们两个在车的左后面站了离车很近。车在往前面走的时候,他们两个拿砖照车上砸起来,具体砸了几下没有看清楚。有好几个人砸车了,但我就看见他们两个砸了。淇县朋友的车往北走了以后,人就散了,过了一会派出所的就来了。
(15)证人刘某己的证言。阴历腊月二十二我儿子赵某甲结婚,结婚前一天晚上淇县有几个小孩来给我儿子随礼。他们在我家吃过饭,大约晚上九点钟,我正在屋里铺床时,我村的高学书对我说,外边都想闹事。我就到大门外边,在我家屋后大路上,看见有五六个小孩互相在一块打。其中我看见我村的郭某某、刘某丁两个人正在那打,刘某丙也在场,刘某丙打没打我没注意,还有不认识的几个小孩。郭某某、刘某丁手里拿着砖头,有个小孩手里拿着一根二三十公分长的木棍。他们围在一起互相乱打。我就过去从他们手里夺东西,不叫他们打。我劝不住他们,他们还是打。这时从南边过来一辆白车,车向北开,左后轮把一个小孩的腿撞了一下。这时我村的小孩就拦住车,我看见郭某某、刘某丁用砖头砸车。我拦他们也没拦住。车被砸一两分钟后,车就向北开走了。被撞腿的那个小孩在地上躺着,我儿子鹏程搂着他,说他是淇县的,当时淇县那个孩儿脸上有血,腿被车撞了一下。
(16)证人于某某的证言。2014年1月21日晚上7点多钟,我村的我自家一个哥高某乙来我家,让我第二天去给他家帮忙弄韭菜,大概有十来分钟左右,他要走了,我就抱着我二岁多的儿子到门口送他出去,走到我们胡同口,高青堂就向北回家了。当时我站在胡同口,我看见高松从赵某甲家出来,当时高松走在前边,后边还有七、八个年青孩也一块出来。我看见高松往他家胡同口走,高松正走时,突然看见高松自己躺在地上。跟着高松出来的七、八个年青孩从旁边过去,没有管高松。我就抱着儿子过去看,当时看见高松脸上有血,高松没有睁眼。我就站在胡同口喊高松他妈,高松他妈就过来了,他妈搂着高松,喊高松。把我儿子吓哭了,我就抱着儿子回家了。今年过春节后一天,高松的母亲的申保凤问过我。我当时跟她说看见她儿子高松突然躺在地上了,然后我就喊她了。我当晚看到高松从赵某甲家出来,跟着高松一块出来有七、八个年青人,这几个年青人我都不认识,不知道是不是我们村的。高松躺在地上时,没有发生打架。
(17)证人高某乙的证言。高清军的妻子申宝凤让我来派出所作证,我就骑着摩托车过来了。我没有看到申宝凤的二儿子怎样躺在地上的。二孩儿躺到地上之后我才看到的,我没有看到二孩儿是怎样躺到地上的。我村的赵老六的儿子赵某甲结婚的晚上,大概是去年腊月的一天晚上,大概七点多钟时,我去我兄弟高清华家找我兄弟媳妇于改香(大名叫于某某),让她第二天帮我摘我家棚里的韭菜上的干秸。我从她家出来时大概八点来钟,改香从家里送我,在她家胡同口时,看到她家前边的赵老六家有一群年青人出来了,大概有七、八个年青人,他们一块朝我们站的对面胡同口方向走。当时在我和改香对面停了一辆白色的越野车,在车没有多远我看到有个年青孩儿躺在地上了,之后有三、四个年青人急匆匆的上车,车往北方向开跑了。这时我正和我兄弟媳妇改香站着说话,我对改香说“我瞧跟二孩儿样”。我就往北朝我家走了,我没有去看躺在地上的那个二孩儿跟前去。之后什么情况我就不清楚了。我当时也没看到,不知道他是怎样翻的。估计是被打翻的。
(18)证人高某丙的证言。2013年腊月份,我家前边第二排的赵老六的儿子赵某甲典礼的头一天晚上,我去他家随礼。我随过礼大概在晚上八点来钟然后我就回家。刚进家没几分钟听到我家外边有人吵吵,我就出去看怎么回事。我家在大路西边第一家,我出门口后在我家门前的大路上有四五个年青人乱打一个年青人,当时我看见那四五个人用拳头、用膝盖乱打那一个人,把那个人打翻到地上了。这时我看见翻到地上的是我家东边前头一排房的高清军的高二孩儿。当时高二孩儿快翻到地上时,赵老六的老婆和高二孩儿的妈过来了,她俩个人一只手拽着高二孩儿,一只手推着打二孩的年青人。高二孩儿翻到地上后,这四五个年青人往南走了,往南走十几米远在我家和赵某甲家中间的那排房时,我看见从东边的胡同里跑过来有四五个年青人,胡同里这四五个人和打高二孩儿的四个人乱打开了。我没看清他们是怎么打的,我只看见有个人被打翻到地上了。这时有个人从南边过来开车,当时我家门口路东边停着一辆白色的越野车,车头当时是朝北的。那个人发动着车以后,调了个车头朝南开,我看见那辆车开到我家前排高希国家门口时,那辆白色的越野车的右边的前、后两个车轮从一个年青人的腿上碾过去。那辆车继续往南开,在南边调个头后,越野车又拐过来了,又停在我家门口。这时我看见从车西边上去一个年青人,这个车就往后倒,倒有一两米远。这时就有人往车身上乱砸砖头,一有人往车上扔砖头这辆车就往北开走了,这辆车就没有再回来。我这时就往南走就看被车碾的年青人是谁,当时赵老六的儿子赵某甲在地上搂着那个年青人我也不知道是谁。在赵某甲家路东边刘海山后头的屋角看见也有个年青人伤了,我看见他自己捂着头,我也没有认出来是谁。我当时问周围的人捂头的是谁,说是我村的刘某甲。我就在前边高希国家门口立着看,赵某甲先是用手搂着那个年青人,后来又从家里拿出来一条被子盖住了。后来淇县过来两辆车把赵某甲搂的年青人拉到他们淇县去看病了。
(19)证人申某某的证言。我知道我儿子高松头上有血受伤了,后来高松送到县医院时,我在县人民医院看到我村的刘某甲和刘某丙也去了,但是我没有看见他俩头上有流血了地方,后来听说刘某甲头上有个疙瘩。那天晚上大概八点来钟,我在我家北院,我家的北院在赵某甲家东边的后一排。我在屋里听到我村的改香在我家的外边喊:“宝风、宝风,快点来。”我从家出来后,看到我村的改香我家西边的大路上站着,当时我儿子高松正头朝东躺在街里的水泥路上,高松身旁边站着我村的七八个男的,我记不清都有谁了,当时都在高松周围立着。我过去以后马上把他扶起来,我自己搀着他往家走,走到胡同里时我自家一个侄子高学书也过来帮我一块把高松扶到我家。当时我见高松头上有个窟窿,头上流着血。我就联系我村的刘贵海的车,我和我大儿子高红铺、刘贵海和他妻子司俊芬、本家哥高清林先把高松送到新镇镇卫生院,新镇卫生院看了看后让我们到浚县去看。然后我们就把高松又拉到县人民医院。在县医院先作了个脑CT检查,又包扎一下。觉得高松受的是外伤应该没有大事,当天夜里十二点左右我们就回家了,后来在我村输了两天液,后又在卫贤镇山西村一个门诊里输了两天液。我从家里出来后去扶高松时,当时没有人打他,我出来后看到他头上已经流血了,我过去直接把他从地上扶起来就把他搀到家了。
(20)证人王某乙的证言。证明王某乙不清楚高松是怎样躺在地上的,当时没有看见有人打架。淇县人被打伤的事,我不在场。
(21)证人赵某乙的证言。2014年1月21日晚上是我侄子赵某甲结婚的前一天晚上,当时我在他家管事。晚上鹏程的朋友也都来随礼,淇县的有四、五个人,我们村的刘某丙、刘某甲陪淇县的人一起吃饭。吃饭期间,我看到刘某丙、刘某甲、郭某某、刘某丁在,听说他们是来找事咧,刘某甲说在吃饭期间淇县的人骂他了还拿饮料瓶打他了。我就劝刘某丙、刘某甲回屋里。过了一会高松来随礼了正好赶上我儿子赵某丙喝醉了,淇县的人也准备走了。我就让高松把淇县的人送走,我就把我儿子送回家了。我刚到家听说我侄子门口打起来了,我赶紧去看,看到赵某甲在地上蹲着抱着淇县一个受伤的人,我就打了120、110。
(22)证人常某某的证言。2014年1月21日晚上,大约八点左右,一个年轻人来到自己家里,称是淇县的,来给赵某甲随礼,跟村里的人打了起来,眼镜也被打掉了。
(23)被害人纪某某伤情照片、住院病历及豫FJ0055纳智捷越野轿车被砸毁照片,证明纪某某受伤治疗和豫FJ0055纳智捷越野轿车被损毁的情况。
(24)抓获经过、到案经过、情况说明,证明被告人刘某甲被抓获归案的情况;被告人高某甲、郭某某、王某甲、刘某乙均是自动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25)刑事案件和解协议书、收到条,证明被告人高某甲、郭某某、王某甲、刘某乙的近亲属已代其四人与被害人就本案民事部分达成调解协议并履行。
(26)情况说明、拘留证,证明刘某丙已另案处理的情况。
(27)浚县人民医院诊断证明书,证明被告人高某甲于2014年1月21日在浚县人民医院诊断为头外伤。
(28)浚县人民医院病历,证明被告人刘某甲于2014年1月21日23时急诊以颅脑损伤住院,于24日8时出院,诊断为头皮挫伤。
(29)浚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浚)公(活)鉴(法)字(2014)014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鉴定意见为纪某某面部累计缝合创损伤程度属于轻伤二级。
(30)浚县价格认证中心浚价证鉴(2014)8号关于纳智捷SUV的价格鉴定结论书,价格鉴定意见:人民币捌仟陆佰玖拾柒元整(¥8697元)。
(31)辨认笔录,证明被害人纪某某辨认出刘某甲就是打伤他的人。
(32)户籍证明,证明刘某甲出生于1994年10月5日;高某甲出生于1991年5月15日;郭某某出生于1992年5月7日;王某甲出生于1993年10月16日;刘某乙出生于1991年3月27日;犯罪时均已达完全负刑事责任年龄。
浚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刘某甲伙同高某甲、王某甲、郭某某、刘某乙等人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任意毁损他人财物情节严重,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项之规定,均构成寻衅滋事罪。公诉机关对被告人刘某甲、高某甲、王某甲、郭某某、刘某乙的指控成立,予以支持。
被告人刘某甲伙同高某甲、王某甲、郭某某、刘某乙等人共同实施随意殴打他人,任意毁损他人财物的犯罪行为,系共同犯罪。
关于刘某甲提出“我没有对纪某某实施殴打”及其辩护人提出“公诉机关指控刘某甲犯有寻衅滋事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辩解和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刘某甲与刘某丙预谋对被害人等人实施殴打,纠集被告人王某甲、郭某某、刘某乙等人的事实,不仅刘某甲供认不讳,且有被告人王某甲、郭某某、刘某乙的供述、同案人刘某丙的供述、证人刘某戊、赵某乙的证言予以佐证;被告人刘某甲、刘某丙在本村遇到被告人高某甲,告诉高某甲与纪某某等人发生争执的事实,不仅刘某甲供认不讳,还有被告人高某甲的供述及同案人刘某丙的供述予以证实;被告人刘某甲对纪某某实施殴打行为,有被害人纪某某的陈述为证,且纪某某也辨认出对自己实施殴打的就是刘某甲,同时被害人张某甲,被告人高某甲、王某甲,同案人刘某丙,证人张某乙、未某某、赵某甲均能证实刘某甲与被害人一方发生殴打过程;本案系被告人刘某甲、高某甲、王某甲、郭某某、刘某乙等人共同犯罪,对共犯犯罪所造成的危害后果均应当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综合分析本案证据,被告人及辩护人提出的辩解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案发后,被告人高某甲、王某甲、郭某某、刘某乙的近亲属与被害人纪某某、张某甲就民事部分已经达成和解协议,并已履行,可酌情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郭某某、刘某乙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参与共同犯罪的事实,系自首,可以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高某甲、王某甲虽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但在公安机关掌握其主要犯罪事实之前未主动交代自己参与共同犯罪的事实,其行为不属于自首。
被告人刘某甲、高某甲、王某甲当庭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
根据被告人刘某甲、高某甲、王某甲、郭某某、刘某乙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并考虑其归案后的认罪态度和悔罪表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六十一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刘某甲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二、被告人高某甲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零六个月;三、被告人郭某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四、被告人王某甲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零六个月;五、被告人刘某乙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上诉人刘某甲上诉提出,其没有随意殴打他人,没有任意毁损他人财物,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出庭检察员的意见是,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建议维持原判。
经本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判相同,原判认定的证据经一审、二审当庭举证、质证,查证属实,予以确认。
关于刘某甲提出“其没有随意殴打他人,没有任意毁损他人财物,不构成寻衅滋事罪”的上诉理由,经查,被害人纪某某的陈述及辨认、被害人张某甲的陈述、同案人高某甲、王某甲、刘某丙的供述,证人张某乙、未某某、赵某甲证言等证据相互印证,足以认定刘某甲参与殴打他人的事实;本案系刘某甲伙同刘某丙纠集他人实施的共同犯罪,对造成的危害后果均应当承担责任,其未直接实施砸车行为不影响对其构成寻衅滋事罪的认定。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刘某甲伙同原审被告人高某甲、王某甲、郭某某、刘某乙等人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任意毁损他人财物情节严重,其行为均构成寻衅滋事罪,系共同犯罪。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王 珂
审判员 杨 柳
审判员 马向阳
二〇一五年十月八日
书记员 程俊青
本案引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